賈德江:回歸青綠 ,重鑄新風 ——蔡萌萌青綠山水散論

發布日期:2019-09-20 來源:[關閉窗口]

蔡萌萌科班出身,早年專攻西畫,曾以油畫、版畫、粉畫蜚聲畫壇。2013年,他的油畫作品已結集出版發行全國。他的版畫作品曾獲“版畫世界獎”和“魯迅獎章”。在走向新世紀前后,他又開始致力于山水畫的研究和探索。在全國性的美術大展和省級美展中,都有他的油畫、版畫、粉畫和國畫等參展作品榮獲各類獎項,并被多家美術館及藝術機構所收藏。可以說,蔡萌萌是一個全面發展的藝術家,他在東西方兩個繪畫領域的造詣,都是令人贊嘆和欽佩的。

蔡萌萌的人生總是與繪畫相伴,對于藝術的執著是眾所周知的。他的可貴之處還在于他對每一個畫種的投入,并不是淺嘗輒止做表面文章,而是身體力行,盡心盡智,奮力精進。他的多向藝術探索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在改革開放新時期之前。蔡萌萌主要以西畫為主,多以油畫人物、風景名世。他以富于詩人氣質的直率、奔放的筆觸和飽滿響亮的色彩描繪天空、大地、陽光以及滋生其間的生命,是這個階段繪畫的顯著特色。第二階段,應該是他的工作調至江蘇太倉之后,他的繪畫重心已由油畫轉向中國畫,開始了他多年的山水畫創作和研究,并把江南青山綠水的四季景色納入他的視野。究其根由,蔡萌萌告訴我,是太倉這塊風水寶地賦予他改弦更張重鑄青綠山水新風的愿望和志向。

太倉人杰地靈,風光如畫,是江南的魚米之鄉。太倉又是文化積淀深厚、繪畫名家輩出的圣地。這里是十七世紀“四王畫派”的發源地,是現代著名山水畫大家宋文治的家鄉,宋文治藝術館就建立在這里。又因工作關系,身為宋文治藝術館館長的蔡萌萌與當代著名山水畫家、宋文治之子宋玉麟來往甚密,有亦師亦友之誼。多種情結促迫蔡萌萌轉型于山水畫的探頤索微而一發不可收拾。至于確立青綠山水為主攻,那是他審時度勢的結果。其一,在歷史的回望中,他看到青綠山水昔日的輝煌,也看到它今日寥落而淡出畫壇的式微。是遠古那片豐厚迷人卻少有人繼承的空曠之地,引發他接續青綠山水文脈的抉擇。其二,筑基于西畫,他對色彩抱有與生俱來的熱情,也是江南山水的青綠本色,給他的直觀感受。其三,他不愿意擁擠在千軍萬馬奔涌的水墨山水的大道上,更愿意在青綠山水的獨木橋上踽踽獨行。

然而,作為長期從事油畫創作的蔡萌萌,由西方繪畫觀念與技法轉向東方水墨丹青的觀念與實踐,其跨度是很大的,不是簡單地互融互動就可以奏效的。他自覺需要大補課,需要下大力氣,攻克“傳統”這一關。好在當他一踏進中國畫之門,就有幸得到宋玉麟等名師的指教,使他在較高的起點上開始了他的藝術之旅。由“四王”上溯唐宋,得傳統筆法、墨法、色法之奧義,領悟中國畫不同于西畫的根本之處;又由以傳統為師轉向師法自然,進行創意性的提煉與歸納。“十年磨一劍”,蔡萌萌經歷了“走進去”“打出來”的痛苦過程,在“精讀傳統和大自然兩本書”(李可染語)中獲益頗多。

描繪江南青山綠水的四季景色,是蔡萌萌山水畫的全部。他不畫江湖的平遠景色,也少有小橋流水、山野人家的小情小趣,多以崇山峻嶺的大景山水結構畫面,峰巒林立,大山堂堂,林木華滋,蒼潤幽深。畫中有實境的描繪,也有虛景的想象,既不是照搬自然的摹寫,也不是脫離生活的憑空編造,而是“予與山川神遇而跡化”,把自己的審美理想,根據自然、根據理法、根據主體需要,加以重組重構,以中近景青山、碧水、翠樹為依托表現出來,營構心靈深處的“意象世界”。山體堅實錯綜,植被豐茂多變,畫家并不在于畫的是何處何地,著意的是“萬趣融于神思”,經過取舍、提煉、概括,追求的是“妙道之境”,傳遞的是江南山水獨有的氣象,一切為了畫面的理想效果,一切都蘊涵著古貌新機的生命力。

在抒寫胸中意象之時,蔡萌萌沒有選擇水墨江南的寫意語言,也沒有以傳統青綠山水繁密細膩的法式為圭臬,而是憑借他對傳統山水下過的工夫及對江南自然景觀獨到的觀察與感受,選擇了比寫意嚴謹、比工筆粗放的格法,以筆墨的豐富性、自然的鮮活性和色彩的韶秀明麗見長,以表現“工而有意”的情致為美學特色,在既工又寫、彩墨相映、主客一體的和諧中,營造一種清新、厚重、溫潤、寧靜、祥和的氛圍,讓青綠山水在現代語境下重現魅力。

蔡萌萌是一位術有所本而又能自出機杼的富有創造性畫家。他的青綠山水大多以粗放的書法筆意入畫,以勁健簡潔的略有頓挫之筆勾勒山形石態,筆不妄下,用筆和山體結構走向結合,強調外輪廓的構成和交錯,以濃淡墨皴擦出陰陽向背,使青綠山水在不著色之前,就是一幅完整的水墨山水畫。再在此基礎上又以花青、赭石打底,最后施以石青、石綠,墨中見筆,色中也見筆,在講究色調的同時盡可能保留墨韻,使色彩免予“火氣”、“燥氣”之病,而保有古樸雅艷之品位。為了平衡畫面,穩中有變,拙中寓巧,畫家多在大山大水中布置一些平溪緩坡,也不失春樹、秋林、舟橋、房舍、瀑水的點景之物,更突出了畫中世外桃源的閑適之境。這種程式構成了蔡萌萌青綠山水的藝術個性和主要特色。

蔡萌萌用文人畫的筆精墨妙、濃重的青綠色調、有規則的平面構成、充滿江南情調的符號完成了他對青山綠水的歌詠,為自己標立了新的美學原則。他以不同古人、不同他人的全新繪畫語言把握住了江南山光水色的本質,為他的作品帶來了很強的藝術感染力。在這里,蔡萌萌明確了自己的藝術目標,確立了自己的繪畫價值取向,建立了自己的繪畫語言系統,完善了自己繪畫美學的框架。他的作品以一種對自然的親和,以一種濃郁的地域氣息、獨特的彩墨技巧以及對心靈憧憬的表達和對精神家園的追求,而成為引人矚目的繪畫現象。

處在21世紀變革時代的藝術家,仍然肩負著把傳統藝術從原有的形態導向新形態的使命。當代藝術家無一不在進行和企望進行藝術的創新。藝術的創新從根本上說,就是藝術觀念的更新,集中地體現在對藝術語言的探索和變革上。蔡萌萌無疑是承擔著這一使命的藝術家群體中的一員。縱觀他的創作歷程,能看出他在藝術變革中的自覺意識。在他創造的江南青綠山水畫風中可以看到,他已經領悟到山水畫作為主觀感受的方式和符號,并用他的藝術實踐給傳統的青綠山水注入了新機,為這門古老藝術的重新綻放,彰顯著自身的華彩、智慧和力量。現在,身為太倉美協主席的蔡萌萌,仍在為“新婁東畫派”的組織、展覽、創作活動奔忙。我相信他的藝術是富有生命力的,他的前程也是錦繡的。


?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