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祥保:新版《白羅衫》,彰顯真善美

發布日期:2019-07-04 來源:[關閉窗口]

盡管《白羅衫》的原作者無從考察確定,原初劇本也公認有不少明顯的缺陷,但是它依然為歷代戲劇家所青睞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這個故事結構在中國文學故事和戲劇作品比較少見,確實具較好的悲劇性以及情與法沖突的思想內涵。白先勇先生擔任總策劃張淑香擔任編岳美緹擔任導演、江蘇省蘇州昆劇院演出的新昆劇《羅衫》,從戲劇藝術審美和現代人文理念出發原作進行了大膽卓有成效的修改提升,成為海內華人共同創作的一個昆劇佳作2018年10月17日該劇在歷經打磨演出多場基礎上,作為江蘇省蘇州昆劇院呈現給中國第七屆昆劇藝術節的重要作品之一,贏得了專家和觀眾的一致好評。尤其改編過程及劇情表演所傳達出的中華真善美,新版白羅衫改編創新成功主要內容

新版昆劇《白羅衫的真,在于其戲劇情節的真實性。這里所謂戲劇情節的真實性,表現一般意義上“無巧不成書”“無巧不成書”之,以故事人物情節的巧合來體現戲劇故事偶然性、必然性的結合,比如屋漏偏遭連夜雨破船遇當頭浪又比如落難公子(一定)中狀元、私托終身(常在)后花園,都此類很好例證。這其實就藝術創作“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一種戲劇表達。在新版昆劇白羅衫青年才俊徐繼祖在應試途中,遇上生活艱難委托他尋找2個兒子老婦人(他的祖母)在科舉高中為官的一次游園時,繼祖又遇上一個前來伸冤中年婦女生母);在徐繼祖升堂那位中年婦女冤時,想到,那位伸冤女子的丈夫蘇云(他的生父)也來大堂伸冤全劇可謂路遇處處,懸疑迭起,巧合連連,環環相扣,無愧是一個具有生活基礎的精彩懸疑劇非常吸引人,在昆劇作品乃至其他中國戲文故事,確實都難得一見

傳字輩”時代,由于缺乏對原作瑕疵的修正完善,版昆劇《白羅衫》常常只演出其中精彩的折子比如狀》。上世紀80年代著名昆劇名家岳美緹“傳字輩”大家周傳瑛學習演出了《狀》一出這出戲在老版《白羅衫》是最為精彩的,新版中,它重要地位則被充分展示并深入挖掘人性情懷的《審》替代。進入21世紀后,出于對《白羅衫熱愛傳承期望,作為應該屬于繼字輩岳美緹,手把手給作為字輩青年演員俞玖林又教了這出戲。一直關心昆劇傳承發展的白勇先生親眼看到這個歷史傳承情景后,萌生重新編排演出《白羅衫全劇的想法,于是張淑香進行大膽改編創新請岳美緹傾心執由其嫡傳弟子領銜主演,終于不負眾望昆劇觀眾和中國第七屆昆劇藝術節奉獻非常精彩的新版昆劇白羅衫圓了幾代昆劇藝術家的一個成就了昆劇傳承歷史中的一段佳話。作為昆劇故鄉之人,我們不無欣喜地看到,昆劇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之后,由于政府的積極推動和海內外中華兒女關心支持,特別是眾多昆劇藝術家和廣大昆劇愛好者的同心同德昆劇園地的萬紫千紅總是春,已經成為可持續發展的新常態,這中國百戲之祖昆劇傳承發展來說,真是莫大焉

新版昆劇白羅衫美的,它的美既在于現代舞美燈光設計,也在俞玖林華麗跨行成功其他演員的綠葉映襯。其實筆者認為它更重要的美,于全劇故事講述和人物塑造過程中的隆情重法并積極賦予現代人文思考。隆情重法是根據中國向有的隆禮重法而來的。中國古代,隆,與法相對,因此并非指禮制法度,而主要指禮義廉恥、人倫道德方面的內容。從這個意義上說,禮,其實也有隆情意義隆情重法,特別契合注重合情合理的華文化特質著名學者李澤厚先生的最新重要研究成果之一就是強調闡釋中華文化的本體所謂情重法,強調情法并相得。情法相得,猶禮法相得、情理相得甚至陰陽相得剛柔相得恩威相得……一言以蔽之,這特別中華文化思想精神,崇尚和諧思想文化與主張“美在和諧之中”也都相通,因而這也是更“與古為新”的。為此筆者特別贊賞新版《羅衫》改編者張淑香教授的這樣表述:老版白羅衫傳統戲劇習慣于千篇一律的結局,為公式,永遠是善惡二元對立,思維簡單,無法深入探討人性、人心人情多的復雜糾葛,大抵都是人物扁平,只有故事的外在軀干,缺乏故事的內在靈魂。……無法滿足現代觀眾情感、心智與審美的高度期待與訴求。這個意義上看,新版昆劇白羅衫審》后半部分,主要只寫徐繼祖和徐能兩人的戲,根本沒去展開徐繼祖和親生父母親乃至祖母之間的戲,就把可以省略的省略了,把應該彰顯升華的,進行了特別濃墨重彩彰顯和非常淋漓酣暢升華,于是把人物的內心情感抒寫和故事的人文思想升華都推向了頂點,使懸疑劇情具有更多情感與法理沖突富有人性與社會矛盾等多方面看點,著實使觀眾現場感受蕩氣回腸興會無窮。

?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