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熊:沈民義的刀痕水印

發布日期:2019-04-23 來源:[關閉窗口]

2017年中國美術館“回眸600年——從明四家到當代吳門”繪畫特展中,沈民義參展的《在水一方》,以一艘小船,反映了吳門文化代表了蘇州歷史。這是他創作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曾經入選過第七屆全國美展的代表性作品。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蘇州版畫界踵事增華,氣象日新。這是一個相輔相成:一方面蘇州自古以來版畫藝術傳承有序源遠流長;一方面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版畫漸漸崛起,三分天下:東北黑水印版畫,四川黑白木刻,江浙水印版畫。而蘇州的水印版畫在改革開放后更是異軍突起,狂飆精進,在全國產生重大影響。這還是一個相輔相成:一則創作隊伍人才濟濟,二則,優秀作品層出不窮。也就在這時,沈民義異軍突起當仁不讓進入了這個領域,因勢利導也好,乘勢而上也罷,而其更竟大有后來居上之勢:自1983年起,沈民義的作品連續入選第八屆到第十三屆全國版畫展,自1984年起,他的作品連續入選第六、七、八屆全國美展;1999年,他獲得了“魯迅版畫獎”,這是中國政府設立的版畫最高獎項。

一個藝術家之所以能廣泛地為人稱道,其作品能廣泛的受人歡迎,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是否用他自己的語言表現他熱愛的主題。沈民義的水印木刻版畫創作有它獨特的藝術魅力,是因為其獨特的藝術創作視角。

沈民義是非常擅長描繪通俗意義上的風景的,而且他尤其理解水是江南的靈魂。因此他的作品大多取材自生于斯長于斯養于斯的江南水鄉風情,這是和水密切相關休戚與共的水的環境水的生活,隨處可見的湖畔小舟、石橋老屋、黑瓦白墻、水鄉晚照、河埠晨曦、街市雪后,還有那臨河的窗、故鄉的云、南飛的燕等等,幾乎處處見水,正是源于日常生活中平淡無奇甚至在別人熟視無睹渾然無覺的景物,蘊含著他對藝術的探索和執著的追求,承載著他對故土生活的深厚感情。這恰恰就是動人心弦的地方,因為這也是通常人們眼中最為熟悉的一道亮麗風景。在沈民義,即是通過他耳熟能詳信手沾來的各種景物的描繪來抒發對家鄉和自然的熱愛之情,由于他對各種景物有著較為透徹的理解和把握,所以他能像一位經驗老到的廚師,庖丁解牛般興之所至根據自己的需要來任意調配各類元素,將其融入自己的繪畫,營造出一種隨心所欲的音韻情致,這當然也還有他過去涉及多門類畫種的獨特優勢。而其表達的,也正是人們對江南這片水鄉的情感:溫熙,雋秀,清新,自然,寧靜,明澈,安詳,柔情似水,風情萬種。這其實也是每一個藝術家都樂見其成的事情,沈民義也非常樂意與大家分享自己的作品分享自己創作的快樂,他特別滿足于作為一個藝術家有人從他的作品中得到來自江南的治愈和頤養,他希望人們能從他的作品中感受到美,體會到美的情趣之所在。

中國版畫家協會副主席馬克評價說:“沈民義先生的版畫往往會誘人進入一個靜美的世界,靜得能讓人心神得到安撫,靜得使人思緒得到某種寄托并獲取優美靜溢的藝術享受······他正是以這種物我一體的心態去進行創作,力求把自然的美與自己心靈的美融為一體。他的許多成功之作,畫面明快,格調清新,色彩和諧,刀法流暢,水印技法富有韻律的變化,純然、簡樸,往往自成佳趣。”蘇州作家王稼句認為:“他的畫面構思,大都深思熟慮,為表現主題,他選擇節氣物候,選擇細節,選擇最適宜的色彩和光影。他追求一種有意蘊有情味的境界,引導讀者進入其中,并使之產生一瞬間的心靈響應。”這在原則上都已經算不上溢美之詞,基本就是實事求是的實話實說。

水印木刻版畫是個“留痕”的藝術,是誰在說怎么說的問題。沈民義在他創作的每一環節,無論從刀的力度和走向、黑與色的對比到畫面結構的完整、肌理材質的韻律,還是點、線、面韻律的變化和豐富,從平面中尋找到復合的空間,其表現手法都是相當講究,堪稱精雕細鑿。沈民義幾乎使強硬的刀和柔情的水達到至臻的和諧,而刀痕、印痕、水痕的完美融合也因之成為沈民義版畫的獨特藝術魅力。

以版畫創作而在美術界名聞遐邇的沈民義,近年來還將創作的觸角延伸到了彩墨畫上,憑借自己深厚的生活和藝術積淀將這方天地涂抹得絢爛多彩。他的彩墨畫創作延續了版畫創作小場景大氣魄的特點,但其筆墨已然從承載著童年記憶和故土眷戀的江南水鄉,較多地轉向大山。他再次顯示了他一如既往的擅長,從巍巍群山中攝取最為精彩的華章融入咫尺之中,所以雖是大山片斷,依然有不盡綿綿悠長之感。他并將版畫的塊面效果有機地湮散于墨彩當中,古樸而不失現代氣息,別有一番情趣。大山的巍峨與滄桑或許是他年齡漸長的情思,但獨特的藝術創新讓人意外地享受另一種驚喜或許是藝術家那顆永恒不老心。

在蘇州美術界,沈民義堪稱典型的“三多”:一是作品獲獎多,碩果累累;二是繪畫種類多,樣樣涉及;第三,就是學生特別多,無論男女,不論長幼,一茬一茬,桃李天下。他是既德高望重也是德藝雙馨那種,熱情洋溢又平易近人。在他覺得:畫家并不是純粹地畫畫,讓大家能夠在一起欣賞,接受美的教育,更是一種愉悅;創作、展覽固然是把美的東西呈給大家,但是還要傳播美,藝術需要大眾,需要培育;藝術的傳承,也是一個相輔相成,教與學的過程,其實是個互惠互動;而藝術創作的進步,也是在廣泛的交流、碰撞中,產生火花,激發靈感。(倪熊


?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新版